繁华

【齐蹇】乱世之王(第二百五十二章)

第二百五十二章  天权出兵


  天权王执明自从慕容离出发前往天璇的时候就开始望眼欲穿的等待,可是等了有两月了,慕容还没有回来,执明每天心情都不好!

  非常不好!

  心情本来就不好了,天天还要被太傅念叨,只能拿奏折出气,什么画乌龟啊,藏起来啊,都是小儿科了。

  这天,执明觉得自己可能生病了,得了相思病,嚷嚷着要去找阿离,结果慕容离身边的庚辰就出现在了执明的面前,这悄无声息的,着实吓了执明一大跳。

  “你走路就不能有点儿声音啊,吓死本王了!”

  想了想,立刻又笑颜逐开的扶着庚辰的双臂,“快说,是不是阿离回来了?我这就去找他!”

  说完就要去向煦台找他,可是庚辰却拉住了执明,执明不高兴:“放手,本王要去找阿离!”

  庚辰低下头,脸色忧伤,执明明显感觉不对劲儿,他问:“是出什么事儿了吗?阿离出事儿了?”声音已经有些变调。

  庚辰这才说:“王上,主子他,在天璇失踪了!”

  执明好像没听清楚一样,追问道:“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

  “主子在天璇失踪了……”

  执明退后一步,“失踪?阿离是本王派去的使臣,谁敢欺负阿离!你给我仔细说来。”

  庚辰一半事实一半编造的给执明讲诉了慕容离在天璇受到的冷落,同时猜测是天璇王扣押了慕容离。

  执明一听,这还得了!又担心又心急,他心肝儿上的人,怎么能被天璇这样对待,执明立刻叫人准备行程,自己要亲自前往天璇,把慕容离带回来!

  还没行动,就被赶来的太傅制止了,“王上,此事不可轻举妄动啊,而且慕容离是失踪,又不是真的被天璇扣押,要是误会了,问题就大了啊。”

  执明不听:“太傅,他天璇都欺负到本王的头上来了,还要让本王忍吗?”

  太傅语重心长的说:“现在局势不稳,南宿还在伺机而动,要是此时我们和天璇闹起来了,只会给南宿可趁之机啊!”

  执明拂了拂袖子,其实太傅说的也是对的,执明心中明白,只是太过于担心慕容离,才会想要亲自走一趟,“太傅说得对,只是本王着急啊。”

  太傅看到王上软化了一些,马上说:“不如我们再派使臣前往天璇,就此事质问天璇,如果人只是失踪,到底是在天璇失踪,就请天璇王帮忙找人,王上看可不可行?”

  执明倒是听进去了,于是点点头,“此事就由太傅下去办。”

  正在原瑶光旧城的慕容离眺望着废弃的瑶光王城,心中百种滋味涌起,突然一个信鸽飞来,自己拿下信,看了信之后,捏碎了信纸,还不够吗?自己失踪还不够吗?为什么执明还不出兵?

  慕容离想了想,看来真的要向执明表明自己的身世了,于是立马赶回去,休书一封,让庚辰将自己是瑶光王子,而这个身世被天璇王知晓,自己被拘禁在天璇天牢中的事情传达给执明。

  他在赌,赌自己在执明心中的位置!

  没几天,执明就得知了此事,庚辰将曾经瑶光王室的旧物给执明看,执明心中震荡。

  他不糊涂,他一直都知道慕容离不是一般人,只是自己爱他,愿意随着他,就算他要自己的天权,自己也愿意给,只要他说出来。但是慕容离一直没有对他提什么要求,反而希望自己认真治国,他的阿离原来有这样悲苦的遭遇……为什么阿离一直不说?

  执明非常自责,为自己不懂阿离的心而自责,为自己没有好好保护阿离而自责。

  他一直都在问阿离为何总是不开心,为何什么都闷在心里不说,而现在他终于知道了,他的阿离太可怜了。

  执明不顾太傅的阻挠,坚决的要出兵天璇,他一定要救出阿离,同时为阿离报仇!

  当天权出兵的消息传到天璇,天璇都不知道是为什么,前些时候传出说慕容离在天璇失踪,但是慕容离不是早就离开天璇了吗?为什么会失踪,就算是失踪,怎么就因为这样就轻易出兵,陵光心下费解!

  公孙钤不想现在天璇和天权还打起来,那不就直接给南宿机会了吗?公孙钤想要去天权面见天权王,想就利害关系和天权王陈述,同时他也是真心关心慕容离,请求陵光出动人力寻找慕容离。

  天权的慕容离出使天璇,如今失踪,天权一怒之下,发兵攻打天璇,而戍守原天枢的毓骁,得知了此事,毅然决定支援天权,共同发兵攻打天璇,合力救出慕容离。

  刚刚返回晖眏城的蹇宏倒是觉得好笑,这个慕容离可真是祸水,但是他可以作壁上观,等他们打,最后都打伤了,不正是自己的机会吗?

  因为上位者的心切,不出一月,天权带着二十万大军就赶往了天璇,中途经过原天枢,毓骁不仅开通道路,还支援了五万将士,和执明一同讨伐天璇。

  公孙钤刚刚准备出发,却在出发前一刻,遇到了现在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:慕容离!

  公孙钤心中有一百个疑问,但是都压下来了,命人准备茶水,招待客人。

  慕容离在公孙钤的指引下,坐了下来,他看着公孙钤的样子,问:“公孙先生是打算出远门吗?”

  公孙钤亦看着慕容离,心中百种猜测,但是表面还是冷静的,他说:“是啊,我奉吾王之命,正准备出使天权,想要阻止天权大军,没想到你却出现了。”

  慕容离笑了笑:“公孙先生君子之风,口才了得,这一趟止战之行,倒是非公孙先生莫属!”

  说着给公孙倒了一杯茶,其自在得像是在自己家里,公孙端过茶,一饮而尽,语气终于有些急,他问:“公孙愚钝,还请慕容先生指点一二。”


评论(17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