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华

【齐蹇】乱世之王(第二百四十九章)

第二百四十九章  遇见毓埥


  毓埥走进来,看到军医在给一个人诊治,军医看到是大王,行了一个礼:“参见大王!”

  姜芍一听,吓了一跳,大王?姜芍躬着身子,低着头,跪在一边,不敢抬头。

  毓埥看了看躺在席上的人,让人把酒拿上来,“军医继续诊治吧!不用在意本王!”

  军医点点头,然后让人点上灯,拿出专门的小刀,在火上烤了烤,又用酒洗干净,然后拨开蹇宾的肩膀,一点一点的把蹇宾肩上的腐肉刮下来。

  蹇宾即使在晕迷中似乎也感受到疼痛,嘴里发出疼痛的呻吟,姜芍心痛得无以复加,悄悄伸出手,把蹇宾的手握在手里,不停的捏着蹇宾的手心,想要减轻些蹇宾的疼痛。

  “疼……小齐……我疼……”

  姜芍听到小齐,心中大骇,怕蹇宾在昏迷中说出什么来,急忙抚上蹇宾的脸,在蹇宾耳边轻轻的说:“不疼了不疼了,忍一忍,一会儿就不疼了……”

  姜芍的话似乎起到了作用,蹇宾没有再呻吟了,只是汗水不停的冒,姜芍用袖子给蹇宾擦了擦,一张脸被擦得更脏……

  毓埥让人找了端了干净的水进来,姜芍看着水还不敢动,只是说,他们习惯了,不想脏了他们的帕子,死活就是不用水洗脸,毓埥也懒得管,等军医治疗告退之后,就随着出去了。

 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,姜芍这才扑到蹇宾面前,用帕子给蹇宾擦了擦汗,“公子,你要赶紧好起来。”

  毓埥率领的军队要启程了,可是蹇宾还是没有醒过来,军医有些束手无策,但是姜芍知道,这是蹇宾的身体特殊,只不过除了喂药等待,她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  大军要出发从曲沱回南宿,姜芍几次偷偷找到之前带他们下来的士兵,求他放了他们,他们真的不是什么奸细,但是那人也不敢随意做主,而且连大王都知道了,他们更不敢说什么,大王没有发令,他们只能带着一起回南宿。

  姜芍急疯了,她不要跟着去什么南宿,蹇宾的目的地是天玑的西北大营,蹇宾说了,只要到了西北大营,他就有机会重掌大权,才能不受人挟制!

  姜芍最后没办法,直接让人带着去见了南宿王,毓埥看了姜芍几眼,只说:“你说你是天玑的人,只是一般的农民,父母死了,家中受灾,才流浪至此?”

  姜芍跪在地上使劲儿的点头,“是是是,所以,我们不是什么奸细,但是我们是天玑人,我们不想离开天玑,还请南宿王放我们离开吧。”

  毓埥哼笑一声:“可是你在撒谎!”

  姜芍攥紧了双手,有些慌张,毓埥走下来,绕着姜芍走了一圈,在姜芍面前蹲下,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,姜芍惊讶的望着那东西:是公子的玉佩!

  毓埥笑着说:“一般的农民?穷人家?身上怎么会有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?”

  姜芍转念一想,立马脱口说:“是我偷的,我偷的,叫哥哥给我收着的,想换了钱买吃的。”

  毓埥已经没了耐心,只说:“行了,理由就别再编了,等你哥哥醒来,我再好好审问你们。”

  就这样,蹇宾和姜芍被迫和南宿大军回了南宿。

  蹇宾本就在晕迷之中,只是高烧已经退了,可是还是没有醒过来,姜芍一直守在蹇宾的旁边,自然知道蹇宾一直在呢喃着“小齐”的呼喊。

  姜芍真的很想那个小齐快点出现在蹇宾的身边,那样蹇宾就可以不用这么忧思,身体也会很快好起来吧,如果等蹇宾醒来,发现自己在南宿,姜芍都不知道,到时候该怎么和蹇宾解释……

  “小齐……”

  姜芍的覆在蹇宾的耳边说:“小齐在等着你,公子快点醒来吧。”

是啊,要是蹇宾醒过来,他们还有逃走的机会,自己是怎样也不可能带着晕迷的蹇宾逃走的。

  结果蹇宾直到到了南宿,才清醒过来,他睁开眼,看到的就是一片蓝天白云,全身都是麻木的,蹇宾叫了声“姜芍”,姜芍在旁边好像听到了公子的声音,放下干粮,急忙跑过来,当真看到蹇宾醒了。

  “公子,您真的醒了?您终于醒了!”说着扑到蹇宾身上,又觉得失礼,立马撑起来,双手擦了擦眼眶。

  “公子,你刚醒,先别说话,我给你去拿点水。”说着就跑出去了,蹇宾想喊住,可是嗓子疼得要命,只好作罢。

  姜芍一会儿人就回来了,拿着水囊,其他士兵听说那个乞丐醒了,都围过来,他们还没见过能晕迷这么久的人。

  蹇宾在姜芍的服侍下,喝了点水,嗓子才舒服了一些,在姜芍的搀扶下撑起来,才发现自己躺在一架简陋的马车上,与其说是马车,还不如说是一匹马拉着的一个板车,身下铺的是干草,而最让蹇宾惊疑的是,眼前这是什么情况?士兵?

  蹇宾抓紧了姜芍的手,姜芍明白蹇宾的慌张,对他眼神暗示了一下。

  蹇宾轻轻问道:“我们现在在哪里?”

  姜芍说:“我们在南宿……”

  蹇宾慌张的看着姜芍,紧紧的抓着姜芍的手,“我晕迷了多久?”

  “你晕迷了五天,我从未见过能晕迷这么久还能醒来的人。”这话是毓埥说的,他走出帐篷就看到有人围在一起,才知道那个晕睡不醒的人居然醒了,所以过来看看。

  士兵们都给大王让出一条道来,蹇宾看着毓埥,“你是谁?”

  毓埥走过来:“毓埥,南宿王!”

  呵呵呵呵,逃来逃去,居然逃进了南宿军营,蹇宾真想大笑,可是他没有力气笑,他挣扎着要下车来,刚一下车,就要脸朝地面扑去,姜芍惊呼一声,而蹇宾并没有栽倒在地,腰上多了一只手,是毓埥。

  蹇宾往后退了退,退到姜芍身边,带着十足的戒备看着毓埥。


评论(15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