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华

【齐蹇】乱世之王(第二百四十七章)

第二百四十七章  两人同行


  三个人的路,现在变成了两个人,自从那晚徐台和黑熊一起滚落山崖,两人都在自责,沉浸在伤痛之中,倒是铆着一股劲儿,一定要活下去的信念。

  蹇宾肩膀上的伤口有些感染,一直都没有愈合,但是也只能忍着伤痛前进,不然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又走了好久,他们终于到了祁昆山的山脚,山脚的雪已经全部化了,尽是春意盎然,但是他不敢太往山下去,只能小心的沿着山脚走,没有那么冷,路也好走一些,他们前行的步子快了一些。

  蹇宾在后面,有些晕眩,看来应该要找点药,处理一下伤口,他有些晃的看着前面不知疲累的姜芍,他真的有点担心姜芍会突然倒下。

  姜芍走了一会儿,发现蹇宾没有跟上,于是立马退回去,看到蹇宾坐在石头上,忙蹲下来,“公子?”

  蹇宾苦笑一声:“我跟不上你了。”

  姜芍有些自责,“是姜芍的错,没有顾忌到公子的伤。”

  蹇宾摇摇头,伸手摸了摸姜芍脸上的伤口:“还疼吗?”

  “不疼。”

  想了想,姜芍还是说:“要不我们下山去,找个人家,公子的伤,不处理也不行了。”

  蹇宾拒绝道:“不行,山下就是人家,我们这样,必定引起怀疑,蹇宏说不定早就在山下布防了士兵,我要下去,就前功尽弃了,而且我们下得太下面了,现在我都感觉不安。”

  姜芍也只好不再说了,看了看树林,她问:“公子,我们走到一半了吗?”

  蹇宾说:“差不多,我们就快到冀河的源头了,那里是曲沱,人相较会多些,到时候我们要更往上走,不然很容易被发现。”

  姜芍点点头,到底是有希望了。

  又前进了几日,他们终于到了曲沱,只是也不敢下山,从两天前他们就专门挑了一个险峻的陡坡一路往上走,力图避开人家,只是不知道山上会不会有山匪之类的。

  为了避免引起麻烦,蹇宾想着要在乔装一下,姜芍听到此话,看着蹇宾愣了几秒,蹇宾不解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姜芍终于笑了笑,这是自从徐台出事之后她第一次笑,她说:“公子,我们不需要再乔装了,现在的我们比流民乞丐还狼狈呢。”

  蹇宾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确实已经是又脏又烂,没有一块好的布,而且随着天气的转暖,好像还有一股味道了,蹇宾要站起来,姜芍扶着蹇宾,蹇宾在姜芍的搀扶下走到一处小水洼旁停下来,然后在水中照了照,这下连蹇宾自己都愣住了。

  水中的那张脸是谁?连蹇宾自己都不认识了,脸上尽是脏污的灰尘,只有两只眼珠子还在转,头发也是,几个月不曾打理过的头发已经成了一个鸟窝,弯曲打结,上面还沾着些干草树叶什么的,蹇宾伸出手,摘下了头上的树叶,拿在手里一看,自己手也全部冻伤了,现在回春,开始发痒掉皮,指甲也是乌黑的,蹇宾看不下去了,丢了树叶,背着手。

 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真的怕是母亲站在自己的面前都认不出来了,蹇宾突然烦闷,语气生硬的说道:“走吧,现在还不是停留的时候。”

  姜芍点点头,她知道蹇宾不开心,之前是因为在雪山上,蹇宾一直都恍恍惚惚的,有点力气都在思考怎么活下去,现在下到半山腰,又是春季了,没之前那么艰难,蹇宾心里的骄傲就冒出来了。

  姜芍想了想,说:“要不,我给公子梳理梳理一下吧。”

  蹇宾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:“算了,就这样挺好,比起这些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于是蹇宾在姜芍的搀扶下,继续前进。

  姜芍找了些草药,想要为蹇宾敷一敷伤口,姜芍也很担心蹇宾肩上的伤,伤口很深,一直都没有愈合,蹇宾虽然在忍,但是姜芍从蹇宾的脸上还是看得出蹇宾的痛苦。

  她也不懂,找了一大堆回来,蹇宾挑挑拣拣,让她把自己挑的碾碎了敷上,希望有一点点效果吧。

  可是没想到的是,蹇宾不仅没有好转,晚上还发起了烧,烧得迷迷糊糊的,姜芍摸了摸蹇宾的脸,焦虑得不行,她伺候蹇宾许久,每每最怕的就是蹇宾发烧,蹇宾一发烧,身体就会垮下来,可真是把她急死了!


评论(12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