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华

【齐蹇】狗娃的春天(二十三)

(二十三)


  饼饼和齐之侃回去之后,倒是懂事了些,可能也知道自己不会生孩子,不管是想着补偿齐之侃还是自己觉得愧疚,开始努力的学着做些家务活儿了。

  其实齐之侃知道饼饼是怎么想的,他不想让饼饼做这些,但是又怕饼饼多心,也就随他去了。

  不过饼饼倒是还记得自己那几件新衣服,是于大娘给他捡回去的,他有点嫌弃,晒干了都拿出来给扔了。

  齐之侃看到刚想说什么,也闭嘴了,饼饼爱干啥就干啥吧,自己又不是买不起几件新衣服。

  饼饼很少出村儿,齐之侃背着水果去镇上卖的时候,他嫌远,懒得走,也是,他们村儿交通不便,而且路不好走,齐之侃大力大气的好手脚都要凌晨四点就开始出门,要走一天才赶到镇上,以前齐之侃为了节约钱,都不舍得坐车,在镇上哪个街角糊弄一晚上,第二天回去,可是饼饼在家,他也不放心,现在倒是走到公路的时候也开始坐车了。

  尽量天黑之前赶回去,这是齐之侃的想法。

  齐之侃又要背着家里种的梨去镇上卖,从下午就开始摘,要摘新鲜的,晚饭是饼饼做的,饼饼现在还只会做炖土豆,可是饼饼嫌麻烦,把本来要炒的小白菜一起和土豆炖了,觉得反正都是吃。

  齐之侃背着梨回来,蹇宾已经做好了饭了,看着桌子上一大盆白菜土豆,还有干饭不像干饭,稀饭不像稀饭的饭糊糊,齐之侃觉得自己可能不是很饿。

  蹇宾拿了碗,“老公,回来了,辛苦了,快去洗手吃饭了。”

  齐之侃麻利的去洗手,洗了两下就在身上擦了擦,蹇宾看见了,拉着齐之侃又去洗。

  蹇宾蹲在地上,给齐之侃洗手,齐之侃觉得他的老婆是真的懂事了,会疼人了。

  “你都没洗干净,手没洗干净,一会儿吃饭多脏啊,跟你说多少次了,下次戴手套干活儿。”

  齐之侃笑着说:“庄稼人,都是这样的,戴手套还会被笑话的,而且我也不习惯。”

  蹇宾蹬了齐之侃一眼,“日子是自己过的,你管别人说什么,好了,我给你擦擦。”

  蹇宾拿了帕子给齐之侃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之后,才准齐之侃吃饭。

  齐之侃端着饭碗就猛吃了几口,然后再夹菜,蹇宾一直盯着齐之侃,齐之侃吃了几块土豆,蹇宾才问:“好吃吗?”

  齐之侃塞得满满的说:“好吃!老婆做的什么都好吃!”

  蹇宾笑得洋洋得意,自己也夹了一筷子,“我啊,觉得麻烦看,就把白菜也炖进去了,这可是我的新发明!”

  可是,味道……怎么这么奇怪啊……

  蹇宾跑到厨房把菜给吐了,齐之侃还在笑,蹇宾跑过来,把齐之侃的碗给端了,筷子也给抢了。

  “吃什么吃,这么难吃!不许吃了!”

  齐之侃其实是真的饿了,对蹇宾说:“没事儿,就是盐少了点儿,有点像猪食,其实还好。”

  蹇宾更不乐意了,“这都像猪食了,还好?”


评论(7)

热度(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