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华

【齐蹇】乱世之王(第二百四十三章)

第二百四十三章  南宿出击


  这个冬天真的是不平静,在昱照山还是暴雪的时候,南宿已经迎着风雪打开了通往东方的道路,当南宿的军队突袭天玑的洪夷之时,天玑朝堂还在睡觉。

  蹇宏喝着热茶,听着礼乐,享受着上位者的安逸,是了,他上位以来,除了之前的战乱,倒是还比较安逸,他受天玑世族的支持,他不是不知道世族的胃口,只是他不急,等世族吃饱了动不了的时候再收拾他们,现在自己需要的就是当一个安闲的王,让世族们放松警惕,同时也获取百姓的支持,这一点,他比蹇宾聪明。

  只是他对这个时局估计错了,没人愿意一直这样平衡下去,他自以为和天璇天枢和天权都暗中通气,实则都是被当做肥肉的。

  只是没两年,蹇宾就给蹇宏出难题了,在天枢传来的消息,现在天枢全国通缉蹇宾,并且送国书到天玑,请天玑王一定要密切配合天枢,一有蹇宾的踪迹,就将蹇宾押解回天枢。

  蹇宏气得摔了手中的茶杯,吓得舞乐之人不敢动弹。

  “这个蹇宾,居然杀了天枢王!”蹇宏站起来,左右想了想,立马召来侍卫:“你们马上通知下去,蔚泽君刺杀天枢王,罪大恶极,全天玑的人只要有蹇宾的一点消息,立马上报,你们秘密关注玉衡边境,从现在起,每个过关的人都要严查,宁愿错杀一千,也不能放过一个可疑人!”

  侍卫们得令出去了,蹇宏还有些不能冷静下来,又秘密召了暗探,和暗探秘密吩咐了些事情,才算是稍微放下心来。

  蹇宏一个人咬牙切齿的说:“蹇宾,你已经被我赶下去了,就别想再回来!”

  还没等查到蹇宾的消息,天玑又遇到了麻烦,侍卫来报,说是南宿直接打进来了,突袭之下,洪夷直接丢了。

  蹇宏听到消息,怒不可恕,“南宿怎么从洪夷进攻我天玑?西南大营不是挨着洪夷吗?为何不阻止?”

  侍卫说:“南宿是突袭,西南军营还没开打,一夜之间,南宿就像是从天而降,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蹇宏焦急的走来走去,“立马召集大臣商议此事!”

  几个大臣在宣政殿你瞪我我瞪你,蹇宏说:“诸位爱卿赶紧想想办法啊,派谁去比较好。”

  国师说:“之前宋安隆将军在与天璇的战争中立了战功,而且也是将门之后,不然就派宋将军立马赶往令支,支援西南军营。”

  大家也都附和,这确实是比较好的方法,只是,这又要几天时间,而西南军队还坚持得住吗?

  蹇宏问:“西南军营是主将是谁?”

  常句识说:“是陈伯克将军。”

  蹇宏说:“这个陈伯克怎么如此窝囊,马上下令,要陈伯克严守令支,等待宋安隆的支援,若是令支都丢了,就叫他回家种田吧。”

  大家交头接耳起来,只有国师哼笑一声。

  令支城内,陈伯克正像热锅上的蚂蚁,坐立不安,他接到了上头要他死守令支的命令,可是自己根本不是那南宿的对手啊,而且之前就看出,南宿兵马强悍,士兵也高大善战,自己缩居在西南,怎么突然就成了靶子了?他实在是想不通,为何南宿突然就冒出来了?

  一个将士上前:“将军,南宿的士兵开始架云梯了,我们守不住了啊!”

  陈伯克也急啊,可是他不能撤退啊,不然就是死罪啊,他对将士说:“吩咐将士们,严守城门,一定要撑住,等宋安隆将军前来支援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大家都撑不住了啊……”

  陈伯克踢了将士一脚,“撑不住也要撑!”

  若说上一次南宿只是做做样子,这一次就是卯足了力气,铁定要打开东出的路,经过一天一夜的攻城战中,南宿最后成功拿下令支,下一步就是大丰了。

  陈伯克带着剩下的将士退到了大丰,等了两日,宋安隆终于赶到了大丰,陈伯克看到宋安隆就像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一样感恩戴德。

  “宋将军,您终于来了。”

  宋安隆急切的问道:“前方情况怎么样?”

  陈伯克摇摇头,“令支也丢了……”

  宋安隆知道情况危急,宋安隆带来了三万将士,开始布防将士的防御行动,自己曾经看过齐之侃的布防,多少学到点儿。

  宋安隆站在令支与大丰必经之路的山上,看着前方的令支,南宿可谓是来势汹汹,宋安隆不是怕,只是感概,两年前他们天玑经历政局动荡,几国夹击,出让了艋舺之地和玉衡属国,这才安定了两年,又开始打仗了。

  宋安隆命人在此处设防,两边设了埋伏,他不能保证能歼击南宿,但是阻止南宿应该还不是问题。

  一个将士来报:“报,宋将军,前方南宿军队已经逼近了。”

  宋安隆骑上马,说:“按照我之前的计划,全部准备就位!”然后奔向了左侧。

  宋安隆远远瞧见了南宿的军队,可是觉得有些奇怪,听陈伯克的描述,南宿军队至少有十万人,而眼前的军队再怎么看也没有十万人啊,正当宋安隆疑惑的时候,一个将士跌跌撞撞的来报:“将军,不好了,我们两边伏击的军队被南宿大军从外围包抄了!”

  宋安隆心中大骇:难怪!可是……为什么呢?难道南宿有天眼不曾?不然怎么会这样?

  来不及细想了,宋安隆赶紧带着人迂回到前方,两方的将士已经厮杀起来了,因为和之前的设想不同,天玑的将士又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,天玑处于下风,宋安隆立马调令后面的主战部队急速前进增援,而自己也带着铁骑冲向了战场。

  一场厮杀全面展开,和南宿开战了半天,天玑将士死伤惨重,而南宿却士气大增,天玑被逼得节节后退,宋安隆心中恼怒,但是也不得不带着部队撤退,这一仗,天玑将士损伤过半,无力再坚守大丰,宋安隆带着部队直接退到了庆榆。

  可是,最终庆榆也丢了,一个月内,南宿一路直击,直接收了天玑的洪夷,令支,大丰,庆榆,并且一鼓作气攻入东南大营,宋安隆为了保全将士,又后退了一百里,想据守通往北方的交通要道。


  (南宿进攻之猛,直取天玑南部几大郡县,连挑两大军营,究竟目的何在?)

评论(12)

热度(22)